浅谈有关同性恋的研究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柴静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为纪念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那天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患的名单上剔除,每年这一天,各国的同性恋团会,扛着彩虹旗,走上街头,向全社会展示他们这个群体的存在,呼喊“反歧视”的口号。国际不再恐同日的设立,正是为了创造一个没有同性恋恐惧、也没有跨性别恐惧的世界,为了团结积极分子和热心民众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共同奋斗,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社会性别身份、实现性的自主。这一天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它标志着一个多世纪以来医学界恐同的终结。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自由作为一项基本人权,正在向国际认可迈进。

浅谈有关同性恋的研究

文学研究上

一直以来,国内外的学者专家们对有关同性恋的话题一直争议不断,在《大学生对同性恋的认知和态度调查及实质研究》中提到,同性恋是指具有同性恋思维意识或者思维本能的人,同性恋是人类正常且与异性恋无异的一种本能是人类本能多样性的体现。同性恋从刚开始无论是在国内外都被大众认为是一种病态,是在精神层面出现问题。但到后来的对同性恋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人们发现同性恋也与异性恋无太大差别。李玉玲提出所谓的同性恋也是异性恋性质,只不过这些个体的性器官不适用于他们的性欲罢了。并且,由于人对于同性恋者异样的看法,致使许多同性恋者出现心理健康水平较低的现象。

历史上

对于同性恋的看法,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背景条件下人们对于同性恋的看法存在着很大的偏差。

从历史角度看,西方对于同性恋的认知和态度经历了波浪线的起伏转变。在中国,同性恋在儒家文化的社会环境下虽然不像西方基督教那样刻板严格,甚至在某些朝代也成了一种风气,但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来,随着马克思主义自中国的传播,使得同性恋的社会认同感大大降低,甚至被认为是犯罪、精神疾病。

在国内学者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大众对同性恋看法得出的结果表明,大众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对于这种接受仅限于对陌生人或者不亲密的人,而对于身边亲密的人却又不保持接受看法。同时,不同阶层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也不同,例如高学历的对同性恋的看法会更宽容,城市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高于农村等。近年来,随着同性恋知识的普及和世界对同性恋维权运动的不断开展,中国同性恋群体面临的现状得到初步改善。

同性恋是一种性文化现象,对待同性恋的态度更是一种性文化现象,因为它涉及观念、风俗、科学知识和法律等许多问题。从历史上看,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大致经历了从正常→罪恶→病态→正常的过程,其中从第三个阶段向第四个阶段的转变,是在20世纪后期开始的。

社会文化上

大多数同性恋者是天生的。在人们传统思维中,“大部分男人爱女人,所以男人应该爱女人,所以男人爱男人是不正常的”。人们约定俗成的上述观念没有任何逻辑推理可言,这是典型的“幼稚归纳推理”,其本质纯粹是“感觉”而已。实际的情况是:大部分人是异性恋,少数人是同性恋。这个才是正常现象。所有人都是异性恋的所谓“正常”在有文字记载的任何时期的任何民族都没有出现过。

当然,也有一些同性恋是后天逆转的,这些和家庭影响、社会风气有关。而早年的家庭影响则相当的巨大。比如在军队里,同性恋的情况间或发生。社会风气也会影响人们的性取向。在西方的古希腊和中国的魏晋南北朝,是一个男子注重仪容风貌的年代,那个时代,同性恋现象也最为盛行。古希腊著名人物柏拉图和苏格拉底,都是同性恋者,在他们观念中,成年男子和青年男子的爱情比男人和女人的爱情要高尚。

而中国古代有周定王“裸衣合睡”;春秋战国的“龙阳”、“分桃”;汉哀帝的同床“断袖”;魏晋的“竹林裸嬉”。许多名士的诗歌,很多皆有同性恋影子。又如隋唐的同骑相抱,宋代的执手抚面,直至明清同性之间的关系过度密切依然普遍存在。古代对此并没有严格束缚,这是自古逐渐形成的风气而不是现在意义上的病态。

况且还不一定就是同性恋。许多历史学家和人文学者也并不认为此“古代风气”为同性恋做法,而仅仅是超越生死的情谊。但是说到社会风气的影响,其实其影响的社会因素并不如表面上所显现的那般巨大,而是一个宽容的社会使得更多的同志走向公开而已,而保守的社会则让更多的同志选择了隐瞒。

宗教上

一些宗教组织相信同性恋是一种选择,并为同性恋者提供转化疗法来改变他们的性取向,但是这些疗法受到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批评,因为它们带来的压抑感有时会导致治疗者自杀,或自卑感。美国精神学学会已经于1997年通过决议,表示从事这种疗法的医生将被认为是缺乏职业道德的。

同性恋现状及个人看法

我一直都坚信这样的一种说法:“每个人都是双性恋者,时间、地点以及事件,决定了最后你选择的是异性还是同性”。感情由心,没有人能拍着胸脯说自己一定是个异性恋者,当一份感情的来临,是无法克制得住的。而一名同性恋者,他/她只是遇到了与大多数人难遇的事件,选择了不一样的对象,这难道就应被视为“异类”吗?难道他/她就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吗?

曾经,由男人决定女人能否接受教育;由白人决定黑人能否活下去,后来,我们证明了这是荒诞的。而如今,我们又要由异性恋来决定同性恋能不能相爱、合不合法吗?

显然不是的。丹麦、挪威、瑞典、冰岛、荷兰、西班牙、法国、德国、芬兰、瑞士、葡萄牙、比利时、英国、加拿大、巴西、墨西哥、南非、新西兰、美国、中国台湾以及阿根廷、澳大利亚这三个国家的部分地区已经承认同性婚姻。特别是近年来,同性恋影视题材层出不穷,而在中国,打着擦边球的更是数不胜数,所以,我们是否要放下有色眼镜,好好地思考同性恋存在的合理性呢?

在我看来,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自然,而不是什么心理变态,这一点已被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所认同,同性恋不仅在人类存在,在动物界也被观察到过,并非人的专利,也许,性对象的取向本身就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同性恋者虽然与我们平常人有些不一样,但他们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他们没有伤害过他人。同性恋者应得到平等的权力,和平常人一样地生活,他们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

浅谈有关同性恋的研究

®熊网友同导航™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浅谈有关同性恋的研究 - 演示站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浅谈有关同性恋的研究